决不让判决书变成一纸白条——全省法院全力攻坚“执行难”工作纪实

2018-11-19 09:26:46 办公室 60


    2018年“十一”期间,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第三调解室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连调解室外的楼道里都排起了长队。

  这是西固区法院执行案款集中发还现场,据悉,现场共计发还案款43万余元,涉及278名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均系同一人。

  原来,这278名当事人都曾在某健身俱乐部办理了会员卡,并交纳了少则逾千元、多则几千元的会员费,但该健身俱乐部经营不久便关门歇业,人去楼空。西固区法院受理案件后,经过悉心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了一致的退费意见,可该健身俱乐部负责人却迟迟不予履行,原告遂申请强制执行。西固区法院执行干警经不懈努力,对被执行人实施了司法拘留,在强大的威慑力下,被执行人陆续凑齐了全部案款履行了法律义务。

  这仅仅是我省三级法院全力攻坚执行难的一个缩影。

  自“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冲锋号吹响以来,为全力铲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不让判决书变成一纸白条,全省法院密织立体执行网,对一些“骨头案”“钉子案”亮利剑、出重拳,强打击、严惩戒,实实在在的执行震慑力让“老赖”纷纷在法律面前现出原形,败下阵来。2016年1月至2018年10月20日,全省法院共受理各类执行案件316997件,办结279226件,整体执结率88.09%,执行到位金额354亿余元。其中,受理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158596件,法定期限内执结148161件,执结率93.42%。2018年以来终本案件20522件,终本合规率98.56%。


合力织就一张“执行密网”


  “法官,你们把我拉进失信人员名单了,我现在不能贷款,我急需用钱周转,能不能把我从失信名单上撤下来?”

  近日,被执行人陈某突然主动来到秦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请求法院撤销其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最终,陈某主动履行了8万元执行款及2万元逾期迟延履行金。

  全省各级法院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凝聚社会各方力量,积极构建“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参与、政协支持、社会各界配合、法院主办”的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省委书记林铎和省长唐仁健分别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作出批示;省委常委会专门听取法院执行工作汇报,研究部署深入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省人大常委会向全省各级人大发出《关于监督支持人民法院在两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通知》;各市州、县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经常听取法院执行工作汇报并作出批示,统筹安排部署本地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

  省委政法委先后9次组织召开执行工作联席会议,建立52家单位参加的执行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共同签署《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承诺书》;通过省政府信息中心政务外网,推送全省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与省文明办等部门联合发布“共筑诚信,德润陇原”诚信红黑榜;建立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大数据库,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式推送与案件执行相关的公共信息;各级发改、工商、税务等部门在行政审批、行业准入、招投标、借贷融资以及授予资格荣誉时,对失信被执行人一律取消资格认定和荣誉授予。

  为进一步打击拒执犯罪,省委政法委召开现场会,部署全省集中打击拒执违法犯罪专项行动;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召开三长联席会议,对涉嫌拒不执行法院裁判的被执行人及时立案,从严惩处;各地公检法机关加强协作配合,形成有效遏制拒执违法犯罪的“打击链”,2016年以来,全省法院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判处408人。全省上下形成了关心法院执行、支持法院执行、联合惩治“老赖”的强大合力,真正让失信被执行人“无处可逃”。


全员参与挑起“责任重担”


  权某与王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被执行人王某一直东躲西藏,拖延履行给付5万元的法律义务。得知王某是名党员,临洮县人民法院机关党支部书记赵文军主动请缨,给王某做思想工作。

  “入党誓词你可记得,咱们先来重温一下如何。”赵文军说:“基本解决执行难,不仅是完成最高法院提出的工作要求,更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的政治任务。作为一名普通党员,自觉履行法律义务就是坚定执行党的决定、自觉遵守党的纪律,对拒不履行的党员干部,县法院可向组织、监察部门发出司法建议,追究其相应责任……”

  “赵书记,您不要说了。”王某低垂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主动履行,以前是我不对。”

  为发挥党组成员头雁效应,进一步靠实责任,全省各级法院均成立了以院长为组长、其他党组成员为副组长,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领导小组,以上率下,靠前指挥,实行复杂、疑难案件院领导包案负责制,发挥党员干警先锋模范作用,组建党员先锋队,带头办理“骨头案”“钉子案”。省高院党组先后16次专题研究解决执行难工作,制定了《全省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实施方案》,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倒排工期,挂图作战。各中基层法院结合工作实际制定了相应的落实文件。省高院院长与17个中级法院院长、各中级法院院长与基层法院院长、各级法院院长与分管副院长和执行局局长层层签订了“军令状”,以成绩论功过,以效果定奖惩。省高院每半月向各市州、县区党委、人大、政府、政协主要领导及在甘全国人大代表、800名省人大代表发出《工作通报》,对工作不力的法院点名批评,实时监督,传导压力,鞭策后进,促进工作。


百日会战使出“洪荒之力”


  “叮铃铃……”

  “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吗?之前让我们协助查找的卢某已经找到了!”

  22时,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接到合作市公安局的电话称,被执行人卢某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接到消息后执行干警连夜赶往合作市。

  次日凌晨2时,卢某被带回七里河区法院,虽然夜已深,但执行干警并未因此松懈,连夜向卢某阐明利害关系,卢某迫于被拘留的压力,当即表示马上凑钱还款。随后,卢某的家人带着1.6万元执行案款来到七里河区法院。

  今年4月9日,省委政法委召开全省第九次解决执行难工作联席会暨“百日会战”动员会,启动了全省法院解决执行难历史上重视程度最高、参战范围最广、执行力度最强、干警付出最艰辛、实际效果最好的执行攻坚战。全省三级法院整体联动,集团作战,各法院确保1/3以上干警参与执行,有些法院参战干警甚至达到1/2;省高院成立了60人参加的特别行动队,各中院成立特别行动小组,协同各地处置复杂案件;省高院党组成员和审委会专委带队抽调97名干警组成12个督查组,深入各市州中基层法院开展全覆盖、蹲点式督查;全省114家中基层法院院长全部到一线督战执行;所有参战干警放弃节假日,开启“5+2”、白加黑工作模式,开展“凌晨行动”“深夜围堵”“周末布控”“地毯式排查”等全天候集中执行;多次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亲自参与、见证执行会战。

  “百日会战”期间,全省法院累计开展集中执行3307场次,拘留4939人,拘传8609人,搜查716件次,限制高消费108700例,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88261人,限制出境543人,移送公安机关临控17362人,判处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379人。对2015年以来的289730件执行实施案件,执结192754件,合规终本74696件,全省总体进度指标由57%提升到92.31%。


智慧法院让执行“不留死角”


  “老赖”唐某做梦也想不到,近两年来,自己逃避执行的惬意日子,竟然被“执行天眼”所终结。

  唐某系合水县老城镇人,涉劳务合同纠纷执行案9件,累计标的13万元。为了逃避执行,唐某一度人间蒸发,音讯全无。近日,合水县人民法院通过“执行天眼”系统发现了他在镇原县的活动轨迹,遂请求镇原县人民法院协助查控。镇原县法院执行干警火速赶往锁定的现场,将唐某拘传到执行局,在两地法院执行干警的劝诫下,唐某当即表示愿意回去履行法院判决义务。

  全省法院把执行信息化作为破解执行难的有力武器,不遗余力地抓好建设和应用工作。目前,省高院已建成250平方米的数字化执行指挥中心,各中基层法院全部建成执行指挥中心和涵盖执行指挥的信息集控中心,实现了远程视频会商、远程调度指挥、远程视频监督。省高院向14个市州中院及中院所在地基层法院统一配发28辆特种执行指挥车,为执行干警配发执法记录仪,形成了指挥中心、指挥车、执法记录仪统一整合的可视化移动指挥调度平台。目前省内三家地方性商业银行和所辖分支机构已全部实现了查询、冻结、扣划功能;依托省政府信息中心甘肃政务外网,推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系统嵌入省行政审批和综治网格化管理平台,拓宽查人找物渠道。全面开展司法网拍,全省115家法院入驻5家网络拍卖平台,共网络拍卖案件5900件,成交率69.3%,成交金额18.9亿元,溢价率为39.48%。



来源:甘肃法制报